小幸运彩票

發布時間:2019-05-28


      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两会”参加河南代表团审议时就乡村振兴作了重要讲话,明确指出乡村振兴是包括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的全面振兴,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总目标是农业农村现代化,总方针是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总要求是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近期笔者带着研究乡村振兴的课题前往全国文明村江苏常熟蒋巷村调研,村书记就是全国劳动模范、近期获江苏省改革开放40年先进个人称号的常德盛同志。这次调研最大的收获是看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模样,加深了对习近平总书记推动部署的乡村振兴战略的认识,尤其是看到了集体经济在乡村振兴中的中坚作用。


鄉村振興的新感受

  從40年前開始農村改革以來,經濟學界一直關心農業、農村和農民問題。黨的十九大提出的鄉村振興戰略究竟有哪些新指向?這次鄉村調研,看到農村改革和發展狀況,改變了我們的一些固有觀念,從而對鄉村振興有了新鮮而深刻的理解。

  由于農業和農村進入發展階段是從工業化和城鎮化起步的,因此長期以來,人們都會以爲解決了城鎮化問題,農村的發展問題就解決了。調研中,我們發現,城鎮化固然重要,但農村最基層的是鄉村,鄉村不可能都城鎮化,否則誰來提供農産品。而且,在廣大的農村,城鎮和鄉村發展水平的分化,會成爲新的二元結構,也就談不上農業現代化。因此,進入新時代後,農村發展的著力點需要從城鎮化轉向農村最基層的鄉村的振興。

  何謂“記得住鄉愁”?過去慕名去參觀一些“新農村”,一眼望去是成片的廠房和樓房,而到蔣巷村,滿眼是農田,水塘,雞鴨成群,全村連水面3000多畝地,1200多畝種了莊稼,還有果園,林園,苗圃等。顯然,這一派農村景象就是鄉愁。當然鄉愁也不能停留在保留原始狀態的村落,也不是40年前包産到戶時的小塊土地經營的農村。否則也不用談鄉村振興了。蔣巷村經過連續十多年的農田基本建設,田成方,樹成蔭,田埂通農用機動車,連養殖場的豬糞都通過地下管道通到每塊大田,好一派現代農村景象。

  鄉村振興要富誰?過去慕名參觀的“新農村”,見到的往往是幾個“腰纏萬貫”的非農企業家,而到蔣巷村見到的則是富裕起來的廣大農民,是鄉村的村民。常德盛當了50多年村書記,辦了多個效益很高的企業,但他在改制企業中沒有一份股份。鄉村振興,振興的是鄉村,農業,農民。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需要直面農業,農村和農民,以村民幸福爲中心。所謂幸福,用蔣巷人的話,指的是農民獲得的幸福,自己有感受,城裏人羨慕,外國人信服。這就是有獲得感的幸福。

  鄉村振興靠誰?蔣巷村身處經濟發達的蘇州,其振興毫無疑問離不開外部環境,包括連接城市和鄉村的道路,以及各種政策的支持。但鄉村的振興更多靠的還是鄉村內生的動力。蔣巷人正是靠自己的努力實現了鄉村振興。蔣巷人的幸福是自己幹出來的。


鄉村振興的內涵

  這次調研,我們切切實實感受到了鄉村振興目標就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的實現農業和農村現代化,其具體內容涉及做強農業,美麗鄉村和富裕農民。

  首先,振興農業即做強農業,體現産業振興。農業一直是弱勢産業,農業附加值一直很低。過去的蔣巷村是高産窮村,現在變爲高效富村。對蘇南農村來說,産業興旺首先得益于農村工業化所帶動的非農産業強勁發展。但是非農産業的興旺不但沒有丟棄農業,而且做強了農業。在蔣巷,2018年農業增加值達到2000萬元,較十年前2008年的600萬增加233%,較五年前2013年的1000萬元增加100%。其振興農業的路徑:

  一是靠集體的力量艱苦創業,用蔣巷人的話講“天不能改、地一定要換”。雖然土地承包到了一家一戶,村集體還是在統一規劃基礎上帶領村民從水利建設入手進行農田基本建設。經過20多年、累計投入勞動力6萬余工、完成50多萬土方,最終將1700畝低窪耕地填高1米多,積累起了“土地資本”。他們利用複墾複耕的土地建設起高效農業示範園。現在的蔣巷村建設成了田塊成方、樹木成林、水渠成網,水泥道路暢通的高産穩産噸糧田,綠色優質糧油生産基地。

  二是由高産農業轉向高效品質農業。過去追求産量,一年種兩季或三季,農民非常辛苦,産量高但附加值低,農民賺不到錢。現在土地休耕,一年種一季優質良種水稻;多數地區農業種植靠化肥農藥,蔣巷村種地不用化肥農藥,全部用養雞場、豬圈的糞便作爲有機肥。雖然水稻産量比過去有所降低,但是“蔣巷大米”品牌因其優質有機,市場價格由過去的每公斤4元提高到10元,種田的用工明顯減少,但農産品生産和經營收入大大提高。

  三是發展大農業,農林牧副漁多種經營。蔣巷村種植區占地500畝,分竹園、果園和經濟林木園;養殖區占地150畝,實行循環種養。挖出的河塘養魚,辟出的養雞場散養雞,在雞場內種菜供雞食,雞糞集中用作有機肥。集中開辟的果園生産出各種鮮美的水果。所有這些種養區的規劃建設都適合生態旅遊的觀賞和體驗,由此發展起生態農業旅遊項目。顯然,蔣巷村做強的是多種經營的大農業。

  其次,振興農村即建設美麗鄉村,體現生態振興。習近平總書記就建設生態宜居的鄉村提出過這樣的思路,即按照先規劃後建設的原則,通盤考慮土地利用、産業發展、居民點布局、人居環境整治、生態保護和曆史文化傳承,編制多規合一的實用性村莊規劃。蔣巷村建設美麗鄉村就是這樣做的。

  過去的蔣巷村是偏僻、閉塞、髒亂、交通不便,農田都是低窪地,有四個自然村零散分布。後來,蔣巷村委托同濟大學編制了“生態村建設規劃”。根據規劃,按照生態建設産業化、産業發展生態化、生活環境宜居化的思路進行鄉村建設,現在的蔣巷,田成方、樹成行、渠成網、路寬敞,景如畫。

  蔣巷村的美麗鄉村建設,是從“三集中”入手的,居住向社區集中,工業向園區集中,余下的土地向農田集中。原有的分布于四個自然村的200戶居民集中住進統一規劃的社區。根據工業向園區集中的需要,蔣巷村向鎮開發區批租600畝地建常盛工業園,將鄉鎮工業集中轉移到工業園。這樣,蔣巷村將四個自然村合並後騰出的土地,工業企業集中搬遷後騰出的土地,整片統一規劃在村中心地帶建起了占地600多畝的生態農業園。

  为了保护环境,虽然要付出年损失500万元收益的代价,蒋巷村还是主动关闭了有污染的化工厂。在生态农业园内全面发展农林牧副渔,并且建设旅游景观,完善旅游设施。投资130多万元在主干道两侧建成26公里的生态林带。目前已实现全村100%林网化,绿化覆盖面达80%以上。河塘每两三年就清一次淤,河塘清洁了,同时也为粮食基地提供了很好的有机肥。建成日处理200吨的生活污水处理站、常熟市第一座秸秆气化站,组建了一支环境卫生、绿化养护、新农村督管队伍。蒋巷村成为了全国率先通过国际环保质量认证的村级单位。如今的蒋巷村 26公里村级公路主干道全部黑色化、林网化,实现了“学校像花园,工厂像公园,村前宅后像果园,全村像个天然大公园”的总体目标。

  依托生態農業發展起了鄉村旅遊。蔣巷村沒有獨特的傳統的旅遊資源,但被評爲國家級4A級景區,靠的是其生態農業,田園風光,美麗鄉村,整齊的農村道路,以及打造的可供旅遊者參觀、體驗、農宿之類的旅遊設施。近年來,蔣巷村先後推出“新農村建設考察遊”、“生態田園觀光遊”、“農家生活樂趣遊”、“農耕文化體驗遊”、“未成年人社會實踐遊”等旅遊産品。2018年全村遊客總人數超過了30萬人次,旅遊收入達到1000萬元。不僅提供農産品還提供生態産品,不僅實現農業價值還實現了豐厚的生態價值。

  第三,振興農民即富裕農民,體現文化和社會事業振興。過去的蔣巷村是高産窮村,現在成爲高效富村,而且是共同富裕村。村民“家家有房子、人人能就業、人人有保障”。不僅富了“口袋”,還富了“腦袋”。蔣巷村2018年人均收入6萬元(其中1萬元村集體分紅),這個數據是去除高收入者後實打實的平均收入,遠遠高于2017年全國城鎮居民平均收入36936元的水平,達到居全國首位的上海58987.96元的水平。蔣巷村的富裕有兩大特點:

  一是集體富裕。這可以從居住和社會保障水平來說明。村集體分三批建造192套別墅,上下兩層220個平方米,能抗七級地震。每套別墅成本價超過30萬,村民只要出12.8萬就可以入住。全村所有村民都住進別墅。村民家庭的電話、數字電視、有線廣播、氣化竈具、太陽能熱水器、衛生潔具、小水井等安裝建設均由集體投資。就社會保障來說,村裏建設了158套三星級標准的老年公寓,免費給老人使用,對老人與子女同住別墅房的家庭則給予2000—3000元的獎勵。老人除了免費入住老年公寓外,還享受養老金制度。2011年起按年齡分12檔次,年齡越大,標准越高,起發1年4800元,最高1年12000元,並統一提供優質口糧。蔣巷村率先在當地完成了農保向城保的並軌。而對于全村411名已退休的老人、未成年人以及在校學生等未能參加城保醫療保險的,全部參加醫療保險,繳費全部由村集體承擔,實現了新型農村合作醫療保險的全覆蓋,做到小病不出村、大病有保險。

  二是富村民“腦袋”。這可以從蔣巷發展的文化和社會事業來說明。蔣巷村集體20年來共投入1500多萬元文化教育設施,建起了幼兒園、農民劇場、科普館、文廣中心、遠程教育中心、書畫苑、衛生院、全國首家村級讀書俱樂部、中國作家創作基地等,孝愛文化、法治文化、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標牌和群塑隨處可見。幼兒園全免費,中小學實行“兩免一補”,品學兼優者還能得到獎學金。考上大學、考上研究生至博士或出國留學的,另有“重獎”。


蔣巷村振興的秘訣

  蔣巷村爲什麽能夠富起來?又有哪些可值得借鑒的經驗?從調研來看,主要有以下三條:

  第一,三次产业要兴旺。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乡村产业振兴同样离不开这个规律。蒋巷村的特色在于,农业起家,工业发家,旅游旺家。旅游也可归入第三产业。2018年蒋巷村农业增加值约2000万元,工业增加值 1.7亿元,三产增加值 1000万元。从这个结构中可见蒋巷人的就业和主要收入来源在非农产业,尤其是常盛工业园。非农产业为富裕起来的村民提供了80%以上的收入。村民靠在三次产业中就业致富。全村200户,900人,外出打工的不多,蒋巷村的各类产业提供了充分的就业岗位,同时还有民营创业园。依靠兴旺的三次产业,蒋巷村的劳动力宜工则工、宜农则农,宜商则商。人人都能就业,连过了退休年龄的老人都有打扫公共卫生的岗位。

  第二,實現集體經濟與市場經濟的有機結合。蔣巷村有著蘇南模式集體經濟的基因,在鄉村振興中這種基因保存了下來,並且在適應市場經濟中有了新的提升。一方面,蔣巷村集體有經濟,蔣巷的村集體資産2018年有31913萬元,較2008年增加2億元和2013年增加1億多。蔣巷的集體資産主要是靠參與市場經濟活動積累起來的。村集體資産參與市場經濟的運作,獲取利息收入,投資收入,股權收入及服務收入,例如蔣巷的旅遊服務公司就是村集體投入。另一方面,蔣巷村集體對工業和農業的管理和服務方式是不一樣的。蔣巷的工業原來是村辦工業,改制以後成爲私人控股的企業,村集體對其只服務而不幹預,讓其自主地參與市場經濟。而對農業則不只是服務,而是在農村土地三權分置的背景下,行使好所有者的職能。村民承包的土地先統一流轉到村集體,村集體對流轉給村集體的承包地進行統一規劃和整理後再流轉給種田大戶。

  第三,夯實鄉村治理這個根基。這就要采取切實有效措施,強化農村基層黨組織領導作用,選好配強農村黨組織書記。蔣巷村振興鄉村的經驗表明,在鄉村振興中以村爲單位的集體經濟將會起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其中村集體,尤其是村黨組織是鄉村振興的核心。擔任了50多年的村黨委書記常德盛同志,不僅是集體經濟的帶頭人,也是鄉村振興的帶頭人。